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人大常委會通過有關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的決定,政府隨即DQ楊嶽橋、郭榮鏗等4人議席,反對派及後以「自殘式」「鬧辭」回應,掀起不了多少波瀾,卻隨時斷絕反對派的從政之路,反對派內部正醖釀一場大風暴。

作為這場風波始作俑者之一的郭榮鏗,突然宣佈退出政圈,結束8年政治生涯,更説什麼:「人生如棋,落子無悔,當時想清楚要做的事就做。」是否真的無悔?郭榮鏗顯然言不由衷,他也指自己「一向都是温和的,希望『一國兩制』能理性務實地落實。」但導致今日局面,究竟是誰造成的?郭榮鏗捫心自問,午夜夢迴,怎能不後悔?

現實地看,郭榮鏗退出政壇也是意料之中,人大決定講得很清楚:因宣揚或者支持「港獨」主張、拒絕承認國家對香港擁有並行使主權、尋求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幹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等,觸犯這些行為將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這些人基本不可能再次參選,否則豈不是公然抵觸人大決定?

郭榮鏗在修例風波中勾結外國勢力制裁香港的拙劣表現,這個烙印不可能洗掉,不論是否宣佈,他的政治生涯確實已經完結,也表明其他同被DQ的反對派人士,以至參與「鬧辭」的反對派人士,他們的議會之路恐怕到此為止。

香港的從政人士,一個重要目標就是成為立法會議員,立會之路斷絕,影響可想而知。郭榮鏗等人弄至今日田地,又是孰令致之?正是反對派錯判形勢、信錯「攬炒」,頑固對抗中央,令自己走上絕路。反對派為了幾張選票,幾個議席,全面靠攏「攬炒」,與暴徒「稱兄道弟」。激進路線是一條不歸路,只有愈走愈激,很難改弦更張,更遑論抽身而退,結果反對派在激進、「攬炒」、反中以至「港獨」路線上愈陷愈深,就連平日以專業形象示人的郭榮鏗,也在激進熱毒下在內會大打拉布戰,一拉拉了大半年,還沾沾自喜,以為癱瘓議會的「壯舉」可以爭取「攬炒派」支持,誰知卻為自己的覆亡拉開序幕。

《易經》乾卦的第六爻是「亢龍有悔」。這是乾卦最高一爻,亦是最後一爻,意思是位高勢危,物極必反。其中「亢」指的是心態,指的是日漸驕縱,遲早會招來禍患。「亢龍有悔」這一爻正好解釋了反對派的衰亡。

去年修例風波、區議會選舉以至立法會的拉布戰,反對派得寸進尺、趾高氣揚,以為控制大局,更喊出了先奪立法會、再取特首的「奪權路線圖」。這樣狂妄的「亢龍」,最終在中央重錘出擊下,毫無還手之力,由龍變蟲。

人大決定在香港立規明矩,這樣的立規矩、劃底線不可能只在立法會,必定逐步在區議會落實。區議會是反對派最後的政治平台,當有關決定落實到區議會之日,便是反對派一鋪清袋之時。郭榮鏗宣佈退出政壇,也警示反對派人士須深刻反思,是否繼續走「攬炒」禍港的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