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5日,穿着顏色鮮艷的印傭在深水埗大坑東球場跳舞。(中新社)
1 / 6
11月15日,穿着顏色鮮艷的印傭在深水埗大坑東球場跳舞。(中新社)

香港人印象中,外地傭工周未放假一般都選擇與三五知己在公園或行人天橋上躺、吃、睡渡過一天。但有一羣人,經過一週的工作,依然活力充沛,她們有的穿上隊衣在球場上打排球比賽,每隊分工仔細,有教練、有裁判和有人計分;有的穿上鮮艷舞衣隨節奏強勁音樂起舞;有的帶上小提琴在公園練習;有的穿上傳統服裝拍照留念。這羣離鄉別井的人,在異地一樣活得精彩,成為香港一道特別的風景。

11月15日,穿着顏色鮮艷的印傭在深水埗大坑東球場跳舞。(中新社)
2 / 6
11月15日,穿着顏色鮮艷的印傭在深水埗大坑東球場跳舞。(中新社)

香港人印象中,外地傭工周未放假一般都選擇與三五知己在公園或行人天橋上躺、吃、睡渡過一天。但有一羣人,經過一週的工作,依然活力充沛,她們有的穿上隊衣在球場上打排球比賽,每隊分工仔細,有教練、有裁判和有人計分;有的穿上鮮艷舞衣隨節奏強勁音樂起舞;有的帶上小提琴在公園練習;有的穿上傳統服裝拍照留念。這羣離鄉別井的人,在異地一樣活得精彩,成為香港一道特別的風景。

11月15日,外傭在尖沙咀九龍公園穿上傳統服裝拍照留念。(中新社)
3 / 6
11月15日,外傭在尖沙咀九龍公園穿上傳統服裝拍照留念。(中新社)

香港人印象中,外地傭工周未放假一般都選擇與三五知己在公園或行人天橋上躺、吃、睡渡過一天。但有一羣人,經過一週的工作,依然活力充沛,她們有的穿上隊衣在球場上打排球比賽,每隊分工仔細,有教練、有裁判和有人計分;有的穿上鮮艷舞衣隨節奏強勁音樂起舞;有的帶上小提琴在公園練習;有的穿上傳統服裝拍照留念。這羣離鄉別井的人,在異地一樣活得精彩,成為香港一道特別的風景。

11月15日,外傭在尖沙咀九龍公園練習小提琴。(中新社)
4 / 6
11月15日,外傭在尖沙咀九龍公園練習小提琴。(中新社)

香港人印象中,外地傭工周未放假一般都選擇與三五知己在公園或行人天橋上躺、吃、睡渡過一天。但有一羣人,經過一週的工作,依然活力充沛,她們有的穿上隊衣在球場上打排球比賽,每隊分工仔細,有教練、有裁判和有人計分;有的穿上鮮艷舞衣隨節奏強勁音樂起舞;有的帶上小提琴在公園練習;有的穿上傳統服裝拍照留念。這羣離鄉別井的人,在異地一樣活得精彩,成為香港一道特別的風景。

11月15日,外傭在旺角花墟大球場打排球比賽。(中新社)
5 / 6
11月15日,外傭在旺角花墟大球場打排球比賽。(中新社)

香港人印象中,外地傭工周未放假一般都選擇與三五知己在公園或行人天橋上躺、吃、睡渡過一天。但有一羣人,經過一週的工作,依然活力充沛,她們有的穿上隊衣在球場上打排球比賽,每隊分工仔細,有教練、有裁判和有人計分;有的穿上鮮艷舞衣隨節奏強勁音樂起舞;有的帶上小提琴在公園練習;有的穿上傳統服裝拍照留念。這羣離鄉別井的人,在異地一樣活得精彩,成為香港一道特別的風景。

11月15日,一羣外傭在旺角花墟大球場比賽前拍照留念。(中新社)
6 / 6
11月15日,一羣外傭在旺角花墟大球場比賽前拍照留念。(中新社)

香港人印象中,外地傭工周未放假一般都選擇與三五知己在公園或行人天橋上躺、吃、睡渡過一天。但有一羣人,經過一週的工作,依然活力充沛,她們有的穿上隊衣在球場上打排球比賽,每隊分工仔細,有教練、有裁判和有人計分;有的穿上鮮艷舞衣隨節奏強勁音樂起舞;有的帶上小提琴在公園練習;有的穿上傳統服裝拍照留念。這羣離鄉別井的人,在異地一樣活得精彩,成為香港一道特別的風景。

香港人印象中,外地傭工周未放假一般都選擇與三五知己在公園或行人天橋上躺、吃、睡渡過一天。但有一羣人,經過一週的工作,依然活力充沛,她們有的穿上隊衣在球場上打排球比賽,每隊分工仔細,有教練、有裁判和有人計分;有的穿上鮮艷舞衣隨節奏強勁音樂起舞;有的帶上小提琴在公園練習;有的穿上傳統服裝拍照留念。這羣離鄉別井的人,在異地一樣活得精彩,成為香港一道特別的風景。

責任編輯: 張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