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日,美國將迎來4年一度的大選,謀求連任的現任總統、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角逐白宮。

此間分析人士認為,2020年美國大選是一次非傳統、非常規、充斥紛擾、令人疲憊的大選。

11月2日,行人經過美國紐約公立圖書舘外鼓勵投票的廣告。(新華社)

紛擾大選年

新冠疫情持續肆虐美國,選舉日前一週,更是成為美國疫情暴發以來「最糟糕一週」,單日新增病例多次創新高。疫情沉重打擊美國經濟,過去8個月,美國國內生產總值遭受有記錄以來最大降幅。美國人口普查局報告説,幾乎半數美國人説他們或其家人因疫情收入受損。

這個大選之年,非洲裔美國人遭警察濫用暴力事件不斷發生,疫情與經濟衰退加劇了美國長期存在的種族不平等。5月,明尼蘇達州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壓迫頸部近9分鐘後死亡,引發全美各地長時間、大規模反對種族主義和警察濫用暴力的抗議示威。

美國人還不得不面對沒完沒了、愈演愈烈的政黨爭鬥。與上次大選年相比,2020年美國政治分裂更加突出。美利堅大學政治學教授託馬斯·蔡佐夫認為,今天的美國比內戰之後的任何時候都更加兩極化。

隨着選舉日臨近,民主、共和兩黨都對計票結果和可能的選舉爭議感到緊張。因擔憂選後社會動盪,許多商家乃至首都華盛頓的一些聯邦政府部門近日紛紛用木板加固門窗,國民警衞隊成立了相關反應部隊。業界數據顯示,美國槍支和彈藥銷量今年持續上升。《大西洋月刊》報道援引美利堅大學學者辛西婭·米勒-伊德里斯的話説:「所有跡象表明,當前暴力風險很高。」

10月26日,在美國費城,示威者與警察對峙。(美聯社)

疲憊美國人

今年以來,疫情困境、經濟焦慮、政治隔閡、社會動盪,令大選年的美國社會彷彿纏繞着某種疲倦而無奈的「腦霧」。有調查顯示,56%的美國成年人認為今年的總統選舉是一個重大的壓力源。

愛達荷州一位名叫戴夫·芬克恩堡的工程師表示,選舉疲勞、新聞疲勞和疫情疲勞交織,「我們(美國人)可能已經厭倦了新冠病毒,但它還沒有厭倦我們」。

在大選「搖擺州」之一威斯康星州的弗農縣,一塊大型廣告牌上寫着:「受夠了」。該縣民主黨委員會主席韋德·勞勒説,他常聽人們説起「疲憊感」,很多人都受夠了兩黨不斷相互攻擊。威斯康星州共和黨主席安德魯·希特説,這一地區「搖擺」的部分原因是人們已被政治弄得筋疲力盡。

學者安妮·彼得森説,這種「疲憊感」不僅緣於對疫情或誰將贏得選舉的擔憂,「更重要的是,我的社區、我的州和我的國家,將如何從這場公共衞生和經濟災難中恢復?」

11月1日,選民在美國紐約一個投票站參加提前投票。(新華社)

轉型「鉸接點」?

今年大選懸念叢生:美國選民更看重疫情應對還是經濟復甦?候選人的品性與政策,孰輕孰重?大選之後,美國社會將「包紮傷口」重建團結信任,還是會發生新的動盪、進一步分裂?

《大西洋月刊》高級編輯羅納德·布朗斯坦撰文認為,2020年大選是美國經歷過的最尖鋭和最分裂的選舉之一,可能成為美國歷史的一個「鉸接點」。共和、民主兩黨的分歧和對立,折射出對美國21世紀人口、文化和經濟轉型的不同態度,而這一轉型正在重塑和改變美國,有可能使21世紀20年代成為美國一個半世紀以來最動盪的十年。

(來源:新華社)

責任編輯: 許宣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