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集團在香港上市,掀起一陣「螞蟻旋風」。這個滬港兩地上市、全球最大IPO項目,成為投資者的盛宴,也成為研究創科企業成長的最佳標的。

從最初的「小螞蟻」成長為今天世界上最大的獨角獸,有人稱螞蟻集團是一部中國互聯網+行業的發展簡史。作為先行者,螞蟻集團正引領着互聯網+行業不斷走向成熟,更是成為全球金融科技的領頭羊。

趁螞蟻上市在香港的大熱,我們可以通過分析螞蟻集團成長經歷對香港發展的啓示,思考香港能從這個巨無霸「螞蟻」成長上學到什麼,香港有沒有條件孵化一家或數家大型獨角獸企業,以推動香港形成整體的創新發展生態,同時形成創新企業與青年良性互動,推動更多青年投生新經濟發展中,共同為香港經濟轉型努力。

螞蟻擁有的創新精神和超前意識,在香港相當匱缺。當初的螞蟻金服(螞蟻集團早前的名稱)在「互聯網+」的世界混沌初開之時,就敏鋭地察覺到了互聯網+傳統行業可能產生顛覆效應。自那開始,螞蟻就走在了「無人區」——前無他人的探索與創新。經過10多年的努力,成功顛覆了傳統金融業,成為了一家「用今天最好的技術和資源,去助力銀行和金融機構更好地服務每一位消費者、每一家小微企業的科技公司」。

螞蟻在內地令10億消費者和8000萬小微企業享受着金融科技帶來的便利。胡潤研究院最近發布的一份榜單顯示,螞蟻集團2.1萬億估值成為中國最值錢的金融科技企業,繼續雄據榜首,與排名第二的位元組跳動相比,螞蟻足足領先多個段位。

香港是螞蟻集團走向全球化的第一站。2014年螞蟻金服(更名前的螞蟻集團)開始在香港推廣使用支付寶錢包,那時主要是向內地遊客提供普惠服務,方便內地遊客香港消費。2017年在特區政府與香港各界的支持下,螞蟻第一次推出了香港本地化支付寶錢包,把移動支付由過去主要面對內地遊客,發展到香港社會。今天,香港的一些生活場景中,已經在開始使用支付寶錢包。但是,遠遠不及內地般普及,即便今年的疫情凸顯非現金支付的意義。香港對新業態的接受度迄今還沒有形成氛圍,企業創新更是任重道遠。

螞蟻成為獨角獸有一個良好的外部環境。集團總部所在地杭州市政府的寬容、理解與支持,以及開放的人才政策,給創新型企業提供了成長空間。

作為北(京)、上(海)、廣(州)、深(深圳)之後崛起的又一座創新城市,杭州或許暫時沒有進入香港人的視野。但這座城市在孕育了阿里巴巴、螞蟻集團的同時,扎堆效應令一批互聯網企業在此成長,成為長三角創新發展的重要角色。由於螞蟻做的很多事情是沒有先例的,因此更加需要一個理解、包容、寬松的外部環境,允許探索創新,允許去成長。正是浙江省和杭州市政府的包容和支持,出台有利於企業成長的產業政策,以及社會的寬容,催生了兩大創新型企業。如果螞蟻集團是在香港初創,會不會出現共享汽車Uber那樣的困境,或者是智慧燈柱那樣的可悲下場,特區政府和香港各界需要反思。

現代社會什麼最寶貴,自然是人才,是掌握技術技能、具備創新能力的人。螞蟻集團有一支「技術天團」。據稱,僅僅支付寶的技術人才在其員工中佔比就超過六成。螞蟻集團(包括阿里巴巴)每年都會到大學招聘畢業生。為有志的年輕人提供一條向上發展充滿希望之路,由此形成社會的良性循環。「獵聘」發布《2020中國互聯網行業中高端人才報告》顯示,杭州已成為互聯網行業中高端人才淨流入率全國第一的城市,淨流入率高達14.80%。當政府、企業、人才和全社會心往一處想、形成合力的時候,經濟社會轉型才有條件。

無論是螞蟻成長的內在動力,還是外部環境,都是香港的一面鏡子。螞蟻集團董事長井賢棟在致投資者的一封信中説,我們正經歷著一場全領域、全產業鏈條的數字化變革。它不是科技企業的專利,只有所有行業、所有企業都參與其中,數字化的時代才算真正到來。香港,你聽到了嗎?

(作者為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經濟社會理事會理事 葉建明)

責任編輯: 之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