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兵

中國大陸、台灣、香港傳媒記者們最近難得聚會聊天,其實聚會只是三五知己分兩枱在「吹水」,由於大家都是娛樂記者,所以很少談及國家或地區的社會敏感話題;席上有人提議説國語,而説廣東話的也只准説國語,旨在鍛煉大家的語言能力,有語言專家曾經這樣説過︰「語言是文化的中心。」

於是,這個晚上的聚會氣氛熾熱,幸好大家都戴住口罩,保持安全距離,不然肯定是「口水花」處處,事關大家爭相用不太標準的廣東話、國語在「發言」,大夥兒笑到「標眼淚」,笑到肚子痛呢﹗

台灣記者朋友表示,初來香港工作時,體會到其實不少香港市民是聽得懂國語的,但他們以廣東話回答時,「國語人」都是一臉懵逼,聽不懂,特別是説話節奏「快速者」,國語人只看到對方的嘴在「一張一合」……「要説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談何容易,單是用詞或俚語,它的含意可以是千變萬化,有些俚語若是仔細思考其含意,往往會令人發出會心的微笑,就是廣東話的所謂『啜核』﹗如果以為將發音稍為講『歪少少』就是,那就錯了,錯了﹗分分鐘是發音説成『廣東話粗口』呀;反而,發音不太標準的説國語,鬧出語帶雙關的笑話比較少。」

在筆者的記憶中,就發生過廣東話和國語的「溝通」事件,話説女星甄珍到廣播道某電台接受訪問後,被多位駐電視台的報章、雜誌記者圍訪,甄珍説到家中的小孩太調皮搗蛋,一位女記者就問甄珍︰「你有冇打佢一餐?」甄珍聽不懂廣東話,問站在她旁邊的筆者︰「她説什麼?」筆者答︰「她問你,有沒有揍小孩一頓?」甄珍始明白過來,猛力點頭話︰「有呀﹗我有打他一餐﹗」筆者所知,甄珍的廣東話和女記者的普通話,都已大有進步了。

責任編輯: 少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