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拜登在刑事司法和美國種族鴻溝問題上有着截然不同的觀點和記錄,這些問題在2020年大選中日益突出。

拜登認為種族主義是一個系統性問題,並列出多種政策應對司法系統內的種族差異,比如撥款以激勵各州減少監禁率。他已經表示不會削減警察部門資金,他稱應該有更多資源用於維持適當的執法標凖。

而特朗普稱,他不認為在美國警察部門中存在系統性的種族主義問題。他將自己定位為堅定的執法支持者,但反對「鎖喉」行為,並為改善警方操作提供撥款。

在多元性和包容性上,拜登承諾他的內閣成員、司法官員的任命以及競選夥伴將反映美國的多樣性和包容性;而在特朗普政府的顧問和白宮官員中幾乎沒有黑人美國人。

在政策方面,拜登指控特朗普政府對被指控侵犯民權的警察部門的監管不嚴。支持改革「合格豁免權」——一種可以保護官員免受受害者訴訟的法律原則。特朗普的女發言人表示,他不支持終止這種豁免權。

拜登還抵制激進主義者「退還警察」的呼籲,反而承諾投資3億美元以僱用更多元的官員的計劃,並培訓他們減少與社區的對抗性關係。然而,作為對喬治佛洛依德之死引發的全國範圍內抗議示威活動的回應,特朗普則簽署了一項軍事行動令,發動軍隊鎮壓示威活動。他還簽署了一項循序漸進改革警察系統的行政命令,鼓勵警察使用最新的武力使用標準,禁止除警員在生命受威脅情況下採取「鎖喉」手段,並呼籲立法者採取更多行動。

民主黨人對該命令表示不滿,認為該命令允許對「鎖喉」禁令進行某些例外處理,並對警察的權限不加限制。

在刑事司法改革上,拜登想要消除死刑,單獨監禁和關押被告罪犯,直到他們交納現金保釋金為止。拜登已承諾向各州提供200億美元的贈款以減少文盲和虐待兒童等社會弊病,從而換取減少強制性最低刑期的刑罰。

作為參議員,拜登投票通過了1994年的一項被認為是對黑人的大規模監禁做出貢獻的犯罪法案。

特朗普在2018年將《第一步法》簽署成為法律,這是一項兩黨制措施,減少了最低強制性徒刑,擴大了囚犯的毒品治療計劃,並允許一些囚犯以良好的行為儘早完成刑期。特朗普還支持一些嚴重影響少數羣體的「嚴厲犯罪」政策,包括尋求重新處死聯邦死囚囚犯。

在解決種族經濟差距上,拜登呼籲制定法律,使其更容易就工資歧視提起訴訟。拜登稱將創建新的公平貸款和公平住房保護,向減少歧視性分區條例的城市提供3億美元的贈款,並成立工作隊來解決為何黑人死於COVID-19的比例過高的問題。拜登表示他將成立一個小組研究向那些遭受奴隸制和種族隔離的黑人支付現金賠償的可行性。

然而,特朗普堅持面向所有人的經濟增長政策,當談到他的種族政策時,他吹噓到冠狀病毒大流行之前,黑人失業率達到了的歷史上最低水平。

責任編輯: 張巖